现在的中国颇有世纪末的意味。增长迅速放缓,但股市高歌猛进,持续上涨至似乎有些不理性的高度。房地产繁荣已经结束,政府依靠土地销售轻松获得融资的日子也过去了。大宗商品进口大幅下降,巴西和安哥拉的每一个人都会告诉你这一点。资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出中国,那些有能力的人正忙于为自己打造海外的避风港,以备在局势不妙之际一走了之。

在政治领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将自己确立为邓小平乃至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力的领导人。习近平讲话文集定期在书店售卖,集体领导让位于个人崇拜。然而,他的权威仍有脆弱之处。习近平越是通过影响深远的反腐运动打击既得利益集团,他自身的地位就越不稳定。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等一些经验丰富的中国问题专家甚至大胆预测中共垮台已为时不远。

人们不必这么大胆就能发现一些说明中国经济中确实存在压力的迹象——多年来经济蓬勃发展一直是中共执政合法性的主要源泉。在今年头3个月,中国经济增长7%,为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一些经济学家表示,实际经济放缓速度远远超过官方数据所显示的。没错,比起为增长而增长的经济,中国新晋中产阶层现在更想要好的工作、清洁的空气、安全的食品以及廉洁的政府。然而,如果你要看亮起的警示灯,那么这样的灯有很多。以飙升的股市为例。如果有必要的话,你可以把这看作是人们对中国经济有信心的表现,尤其是在朝气蓬勃的科技领域。然而,随着投资者纷纷从房地产急哄哄地转战股市,股市的涨势看起来令人担心而不是欣慰。今年以来科技股云集的深圳股指上涨了一倍多。今年5月,上海和深圳市场的成交量加起来是纽约证交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的十倍多。随着投机者蜂拥进入以便分享股市盛宴,上周有440万名投资者开立了股票交易账户,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

在正常时期,中国政府会设法为股市狂热降温。但实际上它却在助推股市上涨。国有媒体在显著位置刊登文章来证明估值上涨的合理性。今年5月,中国央行在6个月里第三次降息。然而实际资金成本仍在上升。钢铁等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破坏了定价能力。实际利率因此处于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中国当局鼓励股市上涨的一个原因是,它有助于提高处境艰难的国有企业的估值。随着银行收紧放贷标准,破产的民营企业数量创出历史最高纪录。然而,公共部门的情况正好相反。中国政府最近要求银行支持资不抵债的地方政府项目,表示即便借款者无力偿还现有债务,它们也应该继续放贷。自2009年出台庞大的刺激政策以来,中国经济中的债务总额增长了两倍多,达到经济产值的250%。在这种信贷扩张的同时经济增长一再放缓,表明不良贷款可能大规模累积(目前基本上仍没有得到承认)。

正如美联储(Fed)前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所言,这不是周期性下降的故事。更为宏大的故事正在展开。中国正寻求让一个多年来依赖重工业和基础设施投资的经济重振雄风。现在,它希望增长来自国内消费和服务。中国当局陷入了困境。它们愈是让市场力量来决定,经济就愈加放缓,从而迫使它们采取“粉饰和延期”(pretend and extend)的管理措施。

这并不是说中国经济处于崩溃边缘。中国政府拥有巨大的资源和能力来阻止危机在一个基本上仍是指令性的经济中蔓延。尽管沈大伟做出了悲观的预测,但你仍可以断定,在十年时间里,中共仍会掌管着这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然而,当前困境是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中国正常运行的经济面临的最为严峻的挑战——上世纪90年代末,时任中国总理朱镕基在没有使用麻醉药的情况下对臃肿的国有部门实施了外科手术。中国股市当前的欢快气氛迟早会被更为阴郁的情绪取代。

2015年06月07日

中国股市狂欢到何时?

添加时间: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列表 > 正文

2015年06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