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我国深化改革开放,经济转型换挡的关键时期,推动金融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更好发挥金融对于实体经济的服务、支持功能,已经成为国家制定产业政策、围绕区间目标进行宏观调控的一项重要指导方针。继续深化金融业改革,加快完善多层次的金融市场,用好各类金融工具,特别是发展与实体经济具有紧密联系的金融租赁显得意义尤为深远。

  金融租赁的发展历史

  金融租赁与实体经济具有天然的密切联系。金融租赁起源于租赁。而租赁作为人类最古老的经济活动之一,从本质上看,是一种使占有权与使用权、收益权相分离的制度安排,租金即为让渡使用权的对价。在租赁关系建立的过程中,必然存在着权利所附着的载体,即租赁物。因此租赁活动与实物资产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现代金融业的崛起,租赁与金融进一步结合,产生了现代金融租赁,增加了融通资金,盘活资产及其他金融服务功能。但无论金融租赁业务如何创新发展,与租赁物一一对应、与实体经济紧密相连的特征并不会改变,这使得资金通过金融租赁渠道可以直达实体经济的干渠、支渠,补给到实体经济的毛细血管。

  从发达国家经验看,金融租赁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发挥过巨大的政治经济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以租赁的方式向欧洲输出大量过剩设备产能。上世纪70年代,法国、日本等国家通过使用金融租赁的手段支持国内制造业扩张,打开国际市场,使得国内汽车、机械、电子等制造工业得到迅猛发展。

  我国改革开放初期,大量外资租赁公司跟随跨国公司进入中国。金融租赁作为一种促进销售的有效手段,为国外制造业快速占领当时资金匮乏但前景广阔的中国市场奠定了基础。此后经过一段曲折的发展,以2007年银监会颁布实施新的《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为标志,金融租赁在国内迎来了新的发展阶段。截止到2014年6月底,国内金融租赁公司25家,注册资本金856亿元,总资产超过11000亿元。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发展金融租赁在支持实体经济,优化产业结构,转移过剩产能,带动销售、占领新兴市场等方面的宏观作用日益显现。

  融租赁的独特功能

  正如实体经济行业众多,包罗万象,不同的金融服务特点和功能也有所差别,各有所长。而金融租赁作为在我国兴起较晚的一种金融工具,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越来越体现出它的独特优势:

  “实”。金融租赁每一单业务必须有租赁物的真实存在,永远不可能脱离具体的租赁物空转,从而根本上杜绝了脱离实体经济自行其道的风险。

  “近”。金融租赁直接面对实体企业开展租赁业务,为企业融资提供了便利,没有任何跑冒滴漏,将资金全部化为企业所需的设备设施,起到了资本直达管道的作用。

  “广”。金融租赁的服务对象,既有大中型企业,也有小微企业;既包括国有经济,也有大量民营企业,行业跨度之广覆盖高端装备、能源电力、轨道交通、科教文卫、三农设施等诸多关系国计民生的各行各业。

  “活”。金融租赁相比于信贷产品更加侧重考察企业经营能力、未来盈利水平以及租赁物的通用性,相对于信贷更加灵活。同时,根据客户的不同情况,设计符合实际需求的业务结构,从融资租赁、售后回租、经营性租赁的选择,到更具有创新性的租赁与信贷、保理等其他金融产品的最佳组合,最大化地解决实体经济融资融物难题。

  在具体功能上,金融租赁在以下几方面能对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发挥独特作用。

  支持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水平体现了国家的综合实力,也是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的核心领域。高端装备涵盖航空器、卫星及应用等,这些装备投入大、研发周期较长,需要大量资金支持,金融租赁既可以为这些高端产业发展提供资金支持,同时又能够发挥促进销售的作用,开拓国内、国际市场。

  优化产业结构。“调结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之一。一方面,金融租赁按照国家产业政策严格制定投向,侧重支持先进、高端产业和国家扶持的战略产业,从而持续和推动整个宏观经济的结构优化;另一方面,通过金融租赁可以带动国内过剩产能向外输出,从而起到平稳经济运行,化解系统风险的作用。

  降低经济周期影响。由于金融租赁偏好逆经济周期运行,在价格低谷时买入资产,高点时转出,因此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充当实体经济的“蓄水池”,有效熨平经济周期对实体产业的影响,帮助企业在行业周期上行时避免盲目扩张,在下行时渡过难关。

  盘活存量资产,推动城镇化建设,改善民生。金融租赁在地铁轻轨、绿色公交、污水处理、节能发电、教育医疗、文化娱乐等诸多领域可以提供资金支持,盘活现有的存量资产,有效缓解地方政府财政支出压力,完善城市设施,切实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便利小微企业融资融物。当前,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抑制经济活力的一个主要障碍。与传统信贷相比,金融租赁的融资方式更加灵活,能够根据企业需求,通过租赁与信贷、保理等产品的组合设计,最大程度方便小微企业融资融物,减少企业资金的占用,降低融资成本。

  服务企业“走出去”。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金融租赁可以为企业提供更加贴身的金融服务,发展出“中国制造+中国金融租赁”的海外发展模式,即租赁公司从国内购买产品并租给国外企业,打开国际市场,为中国企业特别是高端装备充当先锋。同时,在进口方面,金融租赁通过从国外采购从而直接拉动进口,发挥平衡国际贸易的作用。

  中国金融租赁的未来

  去年底,李克强总理在天津视察工银租赁时对金融租赁产业发展给予了充分肯定,并要求中国金融租赁企业继续坚持服务实体经济不动摇,在支持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走出去”、平衡国际贸易、促进就业等方面进一步发挥积极作用。在接下来的三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金融租赁作为国家金融服务“三农”、扩大商品出口、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重要工具均被提及。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也把金融租赁作为战略性产业,出台相关促进发展的政策和措施。

  在欧美发达国家,租赁已经与信贷、资本市场并肩成为社会融资的三大主要工具之一,租赁资产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例(租赁渗透率)在15%—30%之间,而国内仅在5%左右,租赁对全社会融资的影响力、带动力尚不足够。同时,制约国内金融租赁发展的相关瓶颈问题亟待解决。在配套环境上,我国租赁产业相关法律缺失,对租赁公司的租赁物法律保障不够。金融租赁配套的法律、会计、税务服务等产业发展不成熟,难以对租赁公司初创、成长提供有力的支持。尽管面临一些问题,但毫无疑问的是,由于金融租赁的特性和中国经济现阶段发展的需要,未来一段时间,金融租赁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中将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一是将在社会融资当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随着金融改革的整体推进,配套政策的完善,准入条件的放宽,越来越多的社会投资主体进入到租赁行业,将会大大提升金融租赁在全社会融资总量中的占比。金融租赁在我国经济转型升级当中发挥的作用会更加明显。

  二是成为贯彻国家战略与宏观调控的有效金融工具。金融租赁受国家产业政策引导,对国家的大飞机战略、制造强国战略、海洋战略、新兴产业战略、城镇化战略的扶持作用将进一步深化。对支持国产飞机、高铁、核电设备等国内高端制造业走出去的作用将进一步显现。另外,随着中央政府对宏观调控实施更加灵活的区间目标管理,金融租赁对于产业支持的定向发力,“喷灌”“滴灌”功能将得到进一步体现。

  三是与其他金融手段的互补与合作。金融租赁将发挥自身贴近实体经济,相对灵活便利的优势,与信贷、基金、保险、资产管理等其他金融业务形成有机互补,并通过创新打造各类组合产品,进一步丰富金融产品服务链,更好地满足客户多元化的金融需求。

  四是差异化、国际化发展。目前我国金融租赁公司正在形成根据各自优势资源,侧重服务不同产业、不同客户群体的金融租赁企业,从而逐渐形成层次分明的市场结构。随着中国在全球经济中作用的加深和中国企业“走出去”,中国金融租赁必将更多地参与国际竞争,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资源,在国际市场上发挥影响力。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现代金融是在产业革命的基础上诞生,与实体经济相互依存,共生共荣。实体经济是金融业的基础,百业兴则金融兴,百业枯则金融亡。脱离实体经济进行所谓金融创新和自我循环,更是金融危机产生的根源。在当前“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促发展”的关键时期,金融租赁更应充分发挥自身联结金融和产业的本质和特色,成为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的源头活水,为国家战略实施、经济社会发展进步提供新的活力。

2014年08月04日

金融租赁 实体经济的源头活水

添加时间: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列表 > 正文

2014年08月04日